中国之声联手体育大生意!脱口秀《共同“体”》聚焦体育产业热点

来源于 体育大生意 2020-06-05 09:21:11
央广中国之声体育节目《决胜时刻》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全新体育脱口秀《共同“体”》。每周五21:00,《共同“体”》准时恭候听众朋友。
中国之声联手体育大生意!脱口秀《共同“体”》聚焦体育产业热点

自4月中旬起,央广中国之声体育节目《决胜时刻》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全新体育脱口秀《共同“体”》。每周五21:00,《共同“体”》准时恭候听众朋友。节目由中国之声的名嘴主持、体育大生意的创作团队,力邀体育产业内富有卓越洞见的专家嘉宾,共同探讨体育产业的热门话题。

《共同“体”》已连续推出七期。节目由央广体育名嘴张闻主持,当代明诚副总裁、汉为体育总裁李宏亮,拉加代尔体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兼全球高级副总裁李莹,久事体育副总经理王思远,体坛周报总编辑、金球奖评选中国唯一评委骆明,肆客体育执行主编苗原,《电子竞技》杂志主编石翔、搏击赛事《勇士的荣耀》创始人郭晨冬等重量级嘉宾先后亮相节目分享高见,体育大生意创作团队成员付政浩、罗冉峰、刘梦龙等也参与节目与主持及嘉宾互动。

体育大生意特意整理了过去七期节目的部分讨论精华。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通过体育大生意官网、体育大生意官方微信公众号导航栏中“服务产品”菜单下的《共同“体”》专区,以及各类广播回放分享平台,收听节目重温。

第1期:因为疫情运动员收入损失有多大?

汉为体育总裁李宏亮:

在疫情期间,俱乐部可以与球员协商工资能否后置。比如降低的部分薪资能够在未来以信托基金或保险的形式返还。这样既解决了俱乐部的现金流困难,又构成了运动员未来薪资的保障。

外国人和中国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外国人没有攒钱的习惯。今朝有酒今朝醉。举个例子,国内很多球类俱乐部的外援到队里头,第一天把工资领完之后第二天就找俱乐部借钱来了。习惯周薪制的外援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国内的发薪制度。

体育大生意营销副总裁、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:

MLB延期最少两个月,这个两个月大概会有总共1.7亿美元的资金,用于发放球员工资,之后球员工资与赛季进度挂钩。假如本赛季MLB因为疫情而取消,球员不会申诉要求获发原定工资。此前估计本赛季MLB的球员薪金支出达到40亿美元。NHL比较特别,承诺球员可以得到完整赛季的薪金,但联盟的员工要降薪25%。用工作人员收入支持球员收入,NHL有点“弱者支持强者”的味道,相对有点奇怪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当我们在谈论球员薪水的时候、也是在谈论体育的职业化。体育越来越职业,不仅仅意味着巨星可以越来越巨富,更意味着竞技体育可以为更大的群体带来生机。虽然受到疫情影响全球体育产业都处在危机之中,体育职业化依然是未来体育的发展趋势。

第2期:东京奥运会延期费用该由谁来承担?

拉加代尔体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兼全球高级副总裁李莹:

IOC只会留8%的整体收入作为一个机构自身运营的成本,包括员工的工资。在全球疫情爆发期间,一个和拉加代尔合作很多的、具有全球权威性的体育单项组织,他们在评估了今年的情况之后,觉得今年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活下来。

如何从营销的层面帮助赞助商去度过疫情的难关,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:怎么去利用互联网、数字媒体利用任何可以运用的资源,去反馈给赞助商更多的曝光、露出机会。以前叫赞助商,现在叫合作伙伴,这种利益共同体在危机面前相互支持,共同塑造双方的品牌力,这也是大家在思考的方向。

体育大生意副主编、内容总监付政浩:

国际自行车联盟主席(UCI)大卫·拉帕蒂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们面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。没有比赛,没有分红,可能他们现在的现金流根本支撑不到他们活到东京奥运会。

根据申办奥运会时的承诺,日本政府有义务承担超额损失。这是历届奥运会申办时,主办国作出的承诺。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,从申办时的预算和最终办下来的支出都是超额的。但是根据目前的极端情况,日本政府已经认为他们透支了,所以才要求IOC共同承担延期举办造成的支出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如果我们做了正确的决定,那么时间可以帮助国际奥委会、各体育单行组织、大赛承办地等各方愈合嫌隙。如果只是以短视的思维想去解决眼前的困难,恐怕只是缓时胶囊。希望国际体育组织可以度过这次危机。

第3期:中国建造专业足球场是刚需吗?

久事体育副总经理王思远:

对于场馆运营方来说,一年八个月交给一个俱乐部来使用,一般的收入在1000万-1500万左右。这样的话对于它本身的运营只剩下四个月时间,是难以弥补运营成本的。不过球场还是希望拥有一支主队。因为拥有一支主队意味着拥有一群固定的球迷、固定的消费群体,到球场来观赛、消费。

从长远来看,未来拥有自己球场的中国足球俱乐部会越来越多。恒大这次能够自建球场,某种程度上也是起到了一个引领示范的作用。

体育大生意营销副总裁、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:

举办大赛,专业足球场是基本的硬件要求。如果中国要继续承办世俱杯、亚洲杯乃至世界杯的话,专业足球场是必须要建造的。

尤文图斯的原主场阿尔卑球场由都灵市政府所有,尤文经过艰苦谈判买下球场并重建。拥有自主球场后,尤文单是球场冠名权就卖出6年7500万欧元。这是在长期运营俱乐部策略引导下实现的专业足球场良性反馈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越秀山是我最喜欢的一座球场。它既是球场同时也是社区的一部分,属于职业体育同时也服务于周边的社群。体育场不仅仅是城市的运动中心,更一个片区的文化地标,是市民情感的寄托所在,恰似工体是北京人“最后的四合院”、虹口足球场是上海人的“老弄堂”。体育场的设计方案,不能单以某个人的意志为主导。

第4期:疫情缓解全球足球联赛重启在望?

体坛周报总编辑、金球奖评选中国唯一评委骆明:

只要检测能力足够而且经过多轮的检测,就可以相对安全地把比赛进行下去。有一些欧洲小联赛在疫情期间踢下去没有意义,它没有足够高的转播费,比赛也是空场进行,冒着疫情风险踢下去也不会有多少收入。然而对于欧洲五大联赛,如果不踢完赛季经济影响很大。俱乐部的收入会减少甚至倒闭,以及有很多从业者失业。这些俱乐部的现金流其实非常紧张,这是生死存亡的问题。

是否复赛、是否停赛不应该归结为情感问题,不应该被情感左右。如果比赛继续踢下去、因准备不够充分而导致疫情在俱乐部内部再次出现,就会对联赛产生更严重的负面影响。应该从科学的角度来讨论复赛问题。

体育大生意足球产业总监刘梦龙:

大家共同的心声——包括所有体育从业者的心声——就是希望新冠疫情赶紧过去。在疫情之下,一旦有球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进行比赛,其他球队势必也会受到很大影响,赛事的公平性等方面都会受到冲击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当我们分析一个具体问题的时候,就会发现涉及每一支球队的绝对公平是没有办法做到的。对一个球队的公平可能就是对另外一个球队的不公平。大家必须得在新环境下达成一个共识:我们要再次定义公平。

第5期:从天海解散看中国濒危俱乐部的现状

肆客体育执行主编苗原:

2019赛季,天津权健交由天津市体育局托管,更名为天津天海。当时俱乐部的账户里面仍有资金,能支持一个赛季的运营。所以俱乐部继续运作,没真正陷入解散危机。最终天海成功保级,但资金已经基本消耗完了,体育局自然是无力支持一家中超俱乐部的运营成本。而且3月俱乐部还因为外援索萨的薪酬问题被冻结资金,压力已经不堪承受。所以天海如果找不到新的资本方,就只能走向解散。

像辽足这种俱乐部,在“金元足球”时代,主要通过“卖血”来生存。过去辽足的人员水平还是比较有实力,但俱乐部为了运营只能不断卖人,到后来无人可卖了。最后辽足也不再存在了。

体育大生意足球产业总监刘梦龙:

辽足通过俱乐部执行破产,是不是就能“金蝉脱壳”、宏运集团直接免去在欠薪方面的责任?一些法律界朋友交流时表示,根据目前相关法律的规定,至少从优先级来说,俱乐部破产首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,然后再清偿欠薪。不过实际辽足球员是否能解决欠薪问题还有待观察。类似的情况下,天海是先承诺给球员补足四个月薪酬,再处理莫德斯特的转会纠纷问题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有时候只能在一家俱乐部死亡的时候,才能解剖出俱乐部的病灶。“公司人格混同”是很多国内足球俱乐部都会遇到的困境。俱乐部没有自给自足的能力,必须接受母公司、母集团源源不断的输血。一旦输血中断就会陷入危机。虽然表面上是独立主体,但俱乐部总是与集团连着一根脐带。希望这种现象会慢慢改变。

第6期:电子竞技赛事为何成为疫情期间的幸免者?

《电子竞技》杂志主编石翔:

电竞在疫情期间也受到影响,因为电竞同时有线上和线下的部分。一场大型赛事会像“超级碗”这种大赛那样,在现场穿插很多玩家之间的文化交流。但由于疫情,这些方式都要暂停。不过电竞的观众受到的影响没那么大,因为比赛可以在线上进行,观众仍然看得到比赛。

电竞入奥究竟会选择怎样的形式,要看观众和赞助商的选择。除了一些比较多暴力场面的射击游戏之外,大部分电竞游戏其实不会与奥运价值观有太大冲突。当95后、00后成为消费主力时,组织者会尊重市场的发展变化,从而让电竞入奥有更好的条件。

体育大生意营销副总裁、盛意互动总经理罗冉峰:

从项目性质来说,电子竞技更通常地被视为“智力运动”,常与桥牌、棋类等类比。智力运动其实有一定的观赏门槛。常规涉及到技击与体能的体育项目,可能单凭一个特定的精彩场面也能让门外汉感到魅力,例如各类球赛的进球、搏击格斗的KO、田径的更快更远更高;智力运动却要求观众懂得基本的规则才能看懂当中的精彩之处。电竞理论上存在一定的欣赏门槛,不过实际上因为参与基数大,所以电竞在观众科普方面受到的困扰相对不多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不少电竞游戏本身是免费的,但在增值服务方面做得非常好,似乎总有办法能促使玩家消费,让“氪金”成为很难抵御的诱惑。而传统体育在增值服务方面提供的内容,似乎没有那么丰富。从电竞传播的广度来看,电竞已经达到一定的体量和规模。有报告指出,2000年悉尼奥运会,收看赛事的美国电视观众平均年龄为45岁,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已经升到53岁。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也有观众年龄上涨的趋势。这样来看,电竞的受众属于未来。

第7期:执着于“碰瓷”职业格斗的传统武学到底能不能打?

国内顶级搏击赛事《勇士的荣耀》创始人郭晨冬:

现在传统武术所谓的各派掌门,都是自封的。无论是国家武术运动管理中心,还是国家体育总局,从来没有任命过任何派别的掌门。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代表中国武术,每个人只能说是练习中国武术的人。因为中国武术门派众多,而且历史悠久,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代表中国武术。

在整个传统武术圈中,里面有德高望重、真正意义上的武术哲学家、推广家,也有上蹿下跳、追名逐利的小丑。所有能够世界化的竞技项目,它的规则一定是简单化的。它如果不简单化,就不能够得到很好的推广。武术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因为你的文化太厚重,你哪都不舍得扔。因此中国人自己练得就很迷惑,外国人也看不明白。

体育大生意副主编、内容总监付政浩:

马保国近两年因为各种雷人雷事出了太多而出名了。他就是一个传统武术爱好者,他从来没有得到太极正宗流派的认可。传统武术行骗的骗子本来都在民间行骗,比如教人踩个梅花桩。本来他们都没有接触到互联网以及一些赛事,现在媒体资讯高度发达,让他们有机会走出来了。

我们现在推动武术入奥,其实是推动武术套路入奥。而武术套路入奥以太极拳、形意拳当中一些传统化、大众化的套路为主。

央广体育主持人张闻:

传统武术门派纷繁复杂、比赛纷繁复杂,而大众的关注度又难以抓取,有时候抓取到的很遗憾是一些负面案例。对于传统武术来说,它本身已经有了传承几千年的哲学。希望这样的哲学能够以竞技体育的方式呈现在世界面前。

关于《共同“体”》

全新的《共同“体”》栏目固定在周五晚的《决胜时刻》期间播出。《共同“体”》诞生于新冠肺炎疫情侵袭、国内外体育赛事全面暂停、体育场所一度闭门的特殊时期。在这个常规体育体验的“空窗期”,新栏目将从聚焦于“体育产业”这一维度,揭示体育如何走进大众、与社会脉搏全面融合。

央广体育节目自20世纪50年代创立以来,一直代表着国内体育广播领域的风气之先。第一次现场转播体育赛事、第一个专题体育节目、第一个体育谈话节目……央广体育用声音塑造中国体育发展史,70多年来从未缺席任何一次全民关注的大型体育赛事。

2018年创办的《决胜时刻》,是中国之声目前的最强档体育节目,于周一到周日21:00-22:00的黄金时段播出。节目涵盖赛事转播、热点议题讨论、嘉宾大咖专访等维度,全方位体现体育的鲜活力量。

新栏目《共同“体”》,秉承“求同存异”精神,主持、嘉宾从体育产业观察角度出发,坐而论道,拆解分析体育界热点事件。往期节目的讨论中,既有奥运会延期影响、运动员收入下降等与特殊时期相关的话题,也有探究如天津天海俱乐部解散等体坛热点事件的来龙去脉,还有从广州恒大新球场设计延伸出有关国内专业足球场建设的探讨。聊天节目有独家爆料,不回避观点交锋,更支持参与者尽情表达内心真实见解,务求通过对话中的思想碰撞,帮助听众发掘更多理解体育事件的角度。

作为《共同“体”》的联合策划方,体育大生意积极投入人才力量支持节目制作。以“洞察体育力量”为口号,体育大生意自2014年创立以来,致力于以新媒体为传播空间,通过坚持不懈的体育商业快速、深度的报道,与业界同仁共同开拓中国体育产业走向“五万亿”的新时代。

特殊时期,体育大生意在坚持高水准的体育商业报道的同时,积极运用更多媒体工具,向更广大受众群体呈现认知体育的新方式、新思路。3月中旬推出的体育视频播客《罗聊体育》,登陆哔哩哔哩、企鹅视频、今日头条、微博等平台,其他播客节目也在策划和制作当中。体育大生意展望,《共同“体”》与体育大生意视频播客分别从“音”“画”两种渠道,依托强势的广播和视频平台,通过对体育事件专业而不失通俗、风趣的诠释,全面服务体育产业从业者和更海量的体育迷。

《共同“体”》每周五21:00在中国之声《决胜时刻》首播,欢迎随时接入《共同“体”》的世界,求同存异,聊聊我们共同关心的体育话题。也欢迎积极通过“CMG决胜时刻”、体育大生意的各个官方社交网络帐号,分享您对节目的意见评价、或提议您感兴趣的话题。

登录后参与评论
全部评论(0)
足球竞彩彩票app下载